利来备用域名

利来备用域名

2018-10-21 16:46

  凭借着卓越的制表才华和商业头脑,他很快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制表厂。除了在日内瓦的专卖店之外,还在巴黎和佛罗伦萨各有一家分店。与俄国和丹麦皇室的书信往来,印证出他与欧洲精英阶层的密切关系。他的名声在当时已经大到所有声名显赫的外国来宾一旦来到日内瓦就必定会去他的制表厂,其中包括许多赫赫有名的人物,如巴尔扎克、大仲马和日后的维多利亚女王。

敢啃硬骨头一心为乡亲(最美基层干部)——记山东兰陵县卞庄镇代村党支部书记王传喜(上)  王传喜(右二)在村里的老年公寓和老人们谈心。   数九寒冬,沂蒙莽莽。 千年古县山东兰陵,县城一隅,坐落着代村。

代村有个好带头人,就是党支部书记王传喜。

他身材魁梧、面庞黑红,一口男中音,厚实而稳重。

这个敦实的汉子,引领了代村的发展热潮。   不惧风浪高  重担肩上挑  ■190多本工作笔记,记录着他近19年的6935个日夜  打开王传喜办公室的柜子,190多本工作笔记,码放得整整齐齐,记录着他近19年的6935个日夜——  上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大潮甫兴,而代村由于没跟上时代步伐,每况愈下。 合并的三个自然村,吵着要“分村”,村集体负债380万元。

生于斯,长于斯,王传喜比谁都急。 31岁的他当选了村主任,凭着一腔热情,立志带领全村,干出个样子来。

  经过调研他发现,人地不均,是限制代村发展的根本问题,也是第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他反复思量,提出重新调整土地,一户两块田。

话没说完,村干部们当即炸了锅,纷纷摆手摇头,都说成不了:动土地,那是动农民的命根子,人少地多的户,还不得拼命?  有人登门骂骂咧咧,飞石、恐吓信,接连而至。 妻子刘会芳,精神几近崩溃,就和丈夫商量:“要不,咱别干这档事了?”  “这事干不成,我们就成了代村的罪人!”王传喜坚定地说。

  王传喜一边依法走程序,一边挨家挨户做工作,通过抓阄分地。

村民一看,这事儿确实挺公平!这才纷纷松了口。   后来,代村不仅统一集中流转了本村土地,还流转了附近5个村庄的7000亩土地,发展现代农业,壮大集体经济。

目前代村集体总资产达12亿元,村集体年收入上亿元,村民人均纯收入6万多元。   端平碗中水  公道在人心  ■“德才兼备,德为先,公心也是德,这是当好村干部的前提”  漫步代村社区,一排排楼房顶着太阳能,整齐划一,村民文化广场、老年健身广场人群熙熙攘攘。

旧村改造后,代村建了58幢联排别墅、170座小康楼,暖气、天然气、网络等一应俱全。 村委委员龙建新说,那时候村里一片破败,但真要拆,村民一片反对。

王传喜决定先安置后拆迁,制定了“评估补偿、低价安置、按需分配”的拆迁政策。   拆到付青泉家时,王传喜头疼了。

付青泉的楼房建在县城南环路边,两层7间,600多平方米,一年租金就七八万元。 按照政策,这套楼房评估价50万元,只能分两套房。 算完这笔账,付青泉气得直跳脚。 王传喜内心也充满“纠结”,甚至怀疑自己的政策,感觉过不去这个坎儿了。 反复思量后,他还是决定,贯彻多年的政策不能改。   那天,王传喜办公室的灯亮到后半夜,最后,付青泉一低头,摆摆手:“不谈了,明天就拆。 ”是夜清冷,付青泉提着两瓶酒,回到老房子,眼泪纵横。

这边王传喜一回家也掉了泪:“我们的群众真是太好了!”  他秉持公心,硬是端平了这碗水,啃下了又一块“硬骨头”。 乡亲们都说,王书记很公正哩!  “村干部办事要讲公道,群众才信你。 ”王传喜说,“德才兼备,德为先,公心也是德,这是当好村干部的前提。 ”  代村用8年时间,分6批次,让全部村民上了楼,零占耕地、零投诉,还节省出几百亩建设用地,发展集体产业。

如今,代村商城拔地而起,已成为全县最大的商贸市场,年收入4000多万元。

  干部干在前  乡亲日子甜  ■“让父老乡亲富起来,让村里强起来,很有干头”  老干部张德华从县里退休,被王传喜请到村里来发挥“余热”。 去年6月,王传喜从省里开完会回到村,走进张德华办公室已是傍晚。

一进门,他傻了眼:王传喜蹲在地上,扒拉着纸箱里的零食往嘴里塞。

王传喜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今天太忙啦,一整天没顾得上吃饭,随便吃点东西。

”张德华鼻子一酸:“传喜啊传喜,再忙也得正经吃饭啊!”  王传喜答应着,却从没有放慢工作的步伐。   村委会旁,4幢老年公寓,家具、暖气配备齐全,拎包即可入住。

代村有500多名老年人,60岁以上,不仅免费住公寓,还按月发放“老年优待金”。

  “王书记常说,不能等到大富大贵,才想着去孝敬老人。 ”村委委员宋桂云说,“遇到村里资金紧张,就是借,也不能耽误发放养老钱。 ”  土地收入加股金分红,乡亲们口袋鼓了,支出却少了。 社区医院、公共浴池、公共食堂、学校等,一应俱全。

村民基本生活食品由村集体无偿配供,基本医疗保险所需资金由村集体全部负担。

非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还可以享受2000元到1万元不等的助学金、奖学金。

  乡亲们念着王传喜的好,每逢年节,经常送他礼品和土特产。

当面拒绝会驳了乡亲面子,王传喜先收下,回头让妻子骑上三轮车,带着儿子买来东西,挨家挨户回礼。

大年初一的村委会,王传喜带着村干部们“打游击”,为啥?躲送礼。

时间久了,大伙儿也就不送了。   “农村基层干部的模范典型,一直在激励着我,让父老乡亲富起来,让村里强起来,很有干头。 ”王传喜说。 (刘成友王沛)。